油价调整考验我国农机化 何去何从引发思考

作者:shuaishuai   时间:2019-09-16 07:29

  上周,美国经济数据欠佳,而国际油价受数据打压影响下跌明显。截止10月25日,纽约油价收于97.85美元/桶,跌幅达2.9%,而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于106.93美元/桶,跌幅达2.7%。受国际油价下跌影响,国内成品油市场对本轮油价下调的预期也日渐强烈。
  受美国非农数据表现不佳的影响,国内成品油下调预期增强,按照10月25日的数据来看,测算原油变化率达到-0.87%,预测11月1日零时成品油最高零售价下调约65元/吨左右。
  尽管此次油价做了相关的调整,有小幅度的下降,随着当今经济社会的发展,油价的上涨仍存在很大的空间,能源紧缺带来的“高油价时代”势必将持续下去,农机行业何去何从?是被动应对还是主动出击?“高油价时代”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正在考验迎来发展春天的我国农机业。
  我国农机化在经历了家家有四轮、户户有农机的全民发展农业机械化的曲折之路后,逐渐找准了规模化、产业化、走共同利用之路的农机化发展方向。为了发挥农业机械高效便捷的优势,加快提高农机化水平,近年来,国家一系列政策都倾向于发展高性能的大中型农业机械,各大农机企业也不断将挑战大马力农机产品作为己任。70马力、80马力、100马力到200马力,如今200马力以上的名符其实的大拖拉机也频频亮相。“大”几近成为了“好”的同义词。
  然而在“高油价时代”,燃油支出将会在农机经营中占到越来越大的比重。这将使农民在购买农机时不得不将油耗问题考虑进去。就如同如今小排量汽车受市场追捧一样,考虑到节能环保和省钱的因素,小型的节能的汽车才会越来越受消费者青睐。原本大马力的农业机械就因为高额的价格使得农民望而却步。如果再将燃油成本计算进去,大马力的发展方向将会越来越模糊。
  再看我国的农机作业模式。小地块一直困扰着我国农机化的发展,无法形成大规模作业,农机转移频繁等也是农机油耗高的主要原因之一。加上受补贴政策的刺激,个人购买农机的数量大幅上升,那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作业模式又不断出现。如今,面对如此之高的燃油成本支出,这些散机将遭到严重打击。而拥有先进农机和管理模式的农机服务组织,其集约化、规模化的作业模式,优势不言而喻。所以,辩证的看,“高油价时代”带来的农机行业的重新洗牌,对我国农机化的健康发展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高油价时代”需要反思的还有我们的农机生产企业。伴随着农机市场的井喷,以一拖和中收为代表的一批农机企业再度找回了昔日的辉煌。但是,刚刚有了方向感的中国农机企业还没有赶上“高油价时代”的发展步伐,形成鲜明的自主特色。而且,拥有自主品牌的我国农机产品与国外农机产品相比,最大的优势在于价格。而当价格不再成为农民购买农机的唯一考虑因素时。我们的优势又在哪里呢?
  以国内小排量汽车为例,其市场表现就与油价走势密切相关。油价升得越高,燃油税改革推出越早,小排量汽车的市场优势就越明显。目前,随着国家对农机行业资源节约标准体系的不断完善,农机行业将会获得新的产业发力的具体方向。农机企业如果能抓住油价上涨带动的市场机遇,节能、环保的农机产品有望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市场的主角。不能不提的还有《2008-2010年农机化行业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标准发展规划》,为自主品牌农机企业立足节能环保,实现产品跳跃式发展指明了方向。在“高油价时代”,不管是面对国内农机市场还是全球农机市场,节能环保的农机产品都是未来农机市场竞争的制高点,是自主品牌农机企业绝对不能忽视的主战场。
  当然,面对“高油价时代”需要反思的还有我们的补贴政策。购机补贴政策一直以来最大的成就除了带动农民购机积极性外,就是其引导农民购买先进适用农机的导向性作用。在农民购买意愿将发生重大改变的“高油价时代”,如何前瞻性的引导企业研发新的节能技术,为农民提供不仅高效而且节能环保的产品,这将成为政策执行的新方向。
  另一个补贴政策——燃油补贴政策。南京农机化研究所的调查研究显示,油价一直是影响农机经营效益的重要因素。对燃油支出的补贴每提高10个百分点,将直接带动农机经营效益提高2~3个百分点。其作用不言而喻。目前,燃油补贴最引人诟病的就是其执行方式,这种不对直接使用人进行补贴的方式直接影响了燃油补贴政策的作用。决策者能否真正从政策实行效果考虑,重新审视当前的政策实行方式,让政策的作用真正发挥出来,农机人除了呼吁以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来源:中国农机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