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产能过剩和运输瓶颈成行业内伤

作者:shuaishuai   时间:2019-07-07 04:53

  “今年以来,陕西煤炭内需不振、外销受阻,目前五分之二的矿已经停产半停产,产销量双降的势头看来是压不住了。”日前,陕西省煤炭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在煤市形势不利的当下,作为产煤大省的陕西正在经历着什么?近日,记者特地赶往陕西的几个重点产煤地区进行了采访。

  价格滑落让人揪心

  今年1月至7月,陕西累计生产原煤26961.15万吨,同比增加6%;累计销售原煤25635.90万吨,同比增长5.03%。截至7月末,陕西煤炭库存为356.48万吨,环比增加7.65万吨,增幅为2.19%。

  比起产销量的低速增长,煤炭价格的滑落也许更让人感到揪心。

  “整个陕西,目前只有陕北地区还维持着60元到100元的利润,其他产煤地区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亏损,职工的工资也出现了20%到50%的降幅。”上述负责人表示。

  记者从陕西省物价局获悉,1月至6月,陕西动力煤价格同比下降26.69%。其中,混煤4500大卡至5000大卡非重点合同坑口平均销售价格为每吨338元,累计降幅为5.87%,同比下降21.21%。混煤5000大卡至5500大卡价格为每吨383元,累计降幅为14.57%,同比下降27.87%。

  “上半年,集团商品煤综合平均售价为每吨296.27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4.62%,比去年全年平均吨煤价格下降14.29%;钢材、焦炭、化肥和甲醇等产品价格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下降。全集团实现利润7.56亿元,同比减少了40亿元。”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总经理杨照乾说。

  在市场危机面前,很多煤炭企业都在控成本上做文章。其中,有的企业明确提出,原则上不再招新人,“宁花10万元上设备,不花1万元进1个人”。

  “往年这个时候矿上都很热闹,敲锣打鼓,迎接新人,各单位都忙着组织新职工技能培训,操场上也到处是小伙子们不分昼夜军训的红火景象,今年显得有些冷清了。”一位来自陕西国有煤矿的矿工对记者说。

  走向危机的内因

  陕西煤炭工业经历过低谷和辉煌。如今,煤炭黄金十年已去。去年还创造了人均GDP4万美元记录的神木县如今一夜返贫,上半年全县财政总收入同比下降31.6%,煤老板密集破产,近百个煤矿关闭,目前维持正常生产的矿井不足10个。

  坐拥世界级优质煤炭资源的陕西缘何一步步走向危机?排除需求减弱、进口煤冲击等外在影响,其自身也存在产能过剩、运输瓶颈等问题。

  2000年以来,随着我国煤炭市场逐步回暖,大量煤炭投资者拥入陕西,该省的煤炭工业进入几何式跨越发展阶段,连续多年成为全国在建矿井项目最多的省份。

  “十二五”期间,陕西共有新开工煤矿项目54个,建设规模2.4亿吨,总投资1570亿元。新建煤矿投产46个,形成年产能2亿吨左右,其中年产600万吨以上的特大型煤矿12个;改扩建、技改、机械化改造煤矿139个,新增年产能9245万吨。照此速度发展,预计到2015年,陕西的煤炭年产能可达到6亿吨。

  目前,国家四大发电公司及国家电网公司在陕西省开办煤矿13个,合计建设规模4940万吨/年。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煤炭工业发展给陕西的经济带来了一次次飞跃,政府从中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甜头,一直以来都在鼓励企业建新矿、建大矿,动员生产矿井扩产能、保产量。

  到了2012年下半年,全行业已开始遇冷,陕西吨煤价格同比降了近150元,火电机组平均开机率不足50%,煤炭库存量持续上升。在此背景下,记者还看到了一份陕西省发改委下发的有关煤矿保增长的文件。该文件强调,在工业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煤炭产量必须实现大幅度增长,完成全年的产销任务。

  “这是陕西省的弯道超车策略。”一位煤企的负责人这样解释那份文件。

  蓝图再宏伟,也难敌需求不足的现实。据陕西省煤炭运销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1月至6月,陕西15家统调电厂累计进煤同比减少387万吨,降幅为16.88%;累计耗煤同比减少156万吨,降幅为7.24%。除电力行业外,钢铁等行业煤炭需求降幅也较大。

  无法就地消化,就只好外运,可煤炭运输瓶颈偏偏是陕西的另一大伤痛。

  目前陕西的铁路运力不足1.5亿吨,而且神华神东集团的自备铁路占据了近80%的运力。其他国有煤矿和地方煤矿基本还要依赖公路运输。

  陕煤化集团神南公司的一位销售人员介绍,该集团公路运煤通道主要有两条,一条是通过走山西的公路,把煤运到山东、河南等地;一条是将煤运到西安,然后通过铁路南下。由于山西是煤炭大省,运力也很紧张,竞争激烈。该公司修了自备铁路,但因为请不到车皮,只能花钱走别人的铁路。在港口运输上,虽然控股了4个港口,但因为没有铁路运力,一直无法发挥优势。

  据陕西省煤炭运销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1月至6月,陕西煤炭铁路运输总量同比减少,运输结构也不尽合理。除部分企业在山西上站发运外,彬长矿区大部分企业将煤通过汽车运到鄂西再通过铁路运到武汉。分析原因:一是铁路建设施工影响;二是空车数量不足;三是部分用户限接、停接导致铁路限装、停装;四是今年产运需衔接时间较长,中长期合同3月份开始执行,交易计划办理也存在一些问题。

(来源:机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