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反转?钢铁业“输血式盈利”背后的困局

作者:shuaishuai   时间:2019-06-08 04:51

  截至8月31日,33家上市钢企的中报显示,22家钢企盈利。这与去年同期近九成亏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然而,财报信息及相关数据显示,在账面盈利背后,上市钢企的钢铁主业依然深陷寒冬,在多方因素制约下,无法摆脱“亏本经营”的困境。部分上市钢企的账面盈利,只是一种“输血式盈利”。
  8月31日,随着包钢股份披露半年报,沪深两市主板上市的33家钢铁企业半年报全部出炉,其中22家盈利,11家亏损,与2012年同期的“近九成上市钢企亏损”相比,呈现出了明显的扭亏态势。
  其中,*ST鞍钢和*ST韶钢双双扭亏成功。包括马钢、首钢、华菱钢铁和安阳钢铁在内的多家去年巨亏的钢企,上半年亏损额均大幅收窄。中报业绩的“反转”,让长期处于严冬期的钢铁业看到了盈利的曙光。然而,调查发现,在账面盈利的背后,是企业通过各种财务手段调高利润和利用营业外收入“补血”。
  “财务报表水分太大,远远不能代表行业的真实情况。”一位山东大型国有钢企内部人士表示,多数钢企的钢铁主业已难盈利。
  钢企中报业绩喜人
  在钢价低迷、盈利艰难和债务高企的情况下,钢企却纷纷给出了“靓丽”的中报。
  “吨钢利润不够买一根冰棍”,这是上半年钢市广泛流传的一句话。
  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上半年用钢需求增长疲软,钢价则随之下跌。
  自今年2月以后,钢价从年内高位滑落,此后连续长达5个月的阴跌,让利润空间被一再压缩,钢企的经营和生产变得异常困难,贸易商更是“叫苦不迭”。
  在钢价低迷、盈利艰难和债务高企的情况下,钢铁业身处寒冬难以脱身。此时,钢企却纷纷给出了“靓丽”的中报。
  截至8月31日,统计内的沪深33家上市钢企,共计实现营业总收入6704.08亿元,净利37.3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39%和24.61%。
  统计发现,33家公司中,22家盈利,11家亏损,相比2012年同期,回暖趋势明显。
  从单个公司来看,宝钢上半年净利超过37亿元,在众钢厂中一枝独秀;另一大国有钢厂武钢则实现净利润4.61亿元,同比去年的1.35亿元,盈利大增241.32%,成为上半年业绩增长最快的钢厂。
  多家去年巨亏的钢企在上半年实现了扭亏和减亏。
  其中,*ST鞍钢和*ST韶钢双双扭亏为盈;上年同期亏损20亿的“亏损王”马钢股份,上半年亏损3.3亿,同比大幅减亏15.6亿元;首钢股份、华菱钢铁和安阳钢铁,上半年亏损额也大幅下降,分别同比减亏23%、70.6%、57.8%。
  戴帽钢企“华丽”转身
  两家“戴帽”的钢企*ST鞍钢和*ST韶钢双双扭亏,而在扭亏的背后,是固定资产折旧调整、剥离不良资产、大股东“输血”等。
  在33家钢企的中报中,两家“戴帽”的钢企*ST鞍钢和*ST韶钢双双扭亏的“华丽”转身尤为显眼。
  因连续两年巨亏从而“披星戴帽”的*ST鞍钢,在上半年实现盈利7.02亿元,与去年同期19亿元的亏损额相比,同比增长125%,实现业绩“大逆转”,让公司在年内“摘帽”成为大概率事件;同样两年巨亏后披星戴帽的*ST韶钢,上半年实现利润0.11亿元,业绩增长101.4%,成功扭亏。
  然而,扭亏的背后却是公司通过固定资产折旧调整和不良资产的剥离“扮靓”等业绩。
  公告显示,今年1月起,*ST鞍钢对部分厂房和设备折旧年限进行延长,直接导致公司今年净利增厚约9亿元,同时较2012年折旧费用降低12亿元左右。
  同时,今年1月末,*ST鞍钢与大股东鞍钢集团和下属子公司签订资产置换的协议,*ST鞍钢出让天津天铁45%的股权及莆田公司80%的股权,并收购鞍钢集团下属国贸内贸业务整体资产以及其所持9家内贸子公司的股权。
  据悉,天铁和莆田去年累计亏损达5亿元左右,而购入的两项优质资产被认为分摊到上半年的利润有7亿元,一进一出,公司上半年的收益大幅增加。
  鞍钢集团国贸公司副总经理李达光此前曾表示,国贸公司是鞍钢集团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后,将帮助其全力扭亏。
  另一家扭亏的ST公司韶钢股份,依靠的也是折旧调整和大股东宝钢集团“输血”等招数。
  在入主*ST韶钢之后,宝钢集团去年底通过定增为其输血15亿作为流动资金,大大降低了公司的财务费用;而上半年公司新的折旧政策和非流动资产处置带来的过亿元的收益,被认为是带动韶钢上半年实现0.11亿净利润的主因。公司财报显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ST韶钢上半年亏损了近0.39亿元。
  除了折旧调整等,对应收坏账和存货零计提处理也是上市钢企“扮靓”业绩的方法之一。
  中报显示,*ST鞍钢对近16亿元的应收账款没有采取任何坏账准备,新钢股份、本钢板材和华菱钢铁也均对于数亿元的应收账款采取零计提,八一钢铁则对高达33亿元的存货“大胆的”进行跌价零计提。
  一位钢铁业证券分析师表示,目前市场不景气,钢材价格持续下跌,企业发货后有回款难的风险,一般都会在报表中对坏账和存货跌价做计提,但部分企业对应收坏账和存货跌价进行零计提,这种做法太过激进,有虚增净利的嫌疑。“以ST鞍钢为例,如果以6%为一年期账款的计提比例,公司上半年的坏账计提会超过7900万,一旦计提将从公司的利润中扣除,业绩会受到影响。”该分析师说。
  政府补贴左右钢企业绩
  去年获得20亿元巨额政府补贴一举“扭亏”的重庆钢铁,在今年上半年在无重大补贴的情况下,再次面临业绩大幅亏损的局面。
  除去各种会计手段,上市钢企扭亏的背后,还有着各地政府的财政补贴。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当属凌钢股份。
  中报显示,凌钢股份上半年营收73.3亿元,同比增长10.96%;实现净利润0.37亿元,与去年同期亏损2.32亿相比,同比增长115.92%,扭亏为盈。而扭亏的原因,则是数亿元的政府补贴。
  据了解,今年1月、6月和8月,凌钢股份分别收到来自凌源市、北票市和朝阳市政府累计高达3.8亿元的财政补贴。
  除凌钢股份外,中报业绩上升最快的武钢股份,上半年营业外收入为4639.7万元,其中政府补贴就达到4253.4万元;上半年实现净利润739万的杭萧钢构,则收到了302万元的政府补贴,接近利润的50%。
  数据显示,近三年来,钢企的财政补贴呈现逐年上升的态势。2010年至2011年这三年,上市钢企获得政府补贴的数额分别为13.43亿元、30.57亿元、61.46亿元。
  其中,获取补贴额最大的是重庆钢铁。2012年,因获得20亿元巨额政府补贴而一举“扭亏”的重庆钢铁,在今年上半年在无重大补贴的情况下,再次面临业绩大幅亏损的局面。
  中报显示,重庆钢铁上半年亏损11.15亿,成为A股上市钢企中亏损最严重的公司。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