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企业混战制砂机行业 千亿市场视而不见?

作者:shuaishuai   时间:2019-05-29 04:29

  一个市场空间巨大,进入相对容易的行业,为何没有引起众多巨头们的兴趣呢?
  “我们这个行业,是刀山火海,能从这里面摸爬滚打出来的企业,都不容易。”郑州一帆机械执行总经理张志业无奈的说到。
  “现在,在制砂机这个行当里,规模以上企业少说也有千余家,野路子、小作坊什么的更是数不胜数。远了不说,就在郑州这个地界上,做制砂机的就为数不少。一个新订单出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张志业的描述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竞争同样惨烈的电线电缆等行业,同样是数千家企业混战,同样是小作坊频出,同样是产品质量良莠不齐。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是又一个电线电缆行业的翻版,可是,和电线电缆行业不同的一点是,在制砂机这个行当里,竟没有一家大企业。据张志业介绍,制砂机整体市场规模十分庞大,但是却没有做的特别大的企业,一帆机械在行业里已经算得上是佼佼者了,也仅有几个亿的规模。
  作为一个2000年以后才正式登陆中国的产品,制砂机应该算是一个新产业了。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新产业中,数以千计的企业正陷于混战之中,却鲜有大企业发力,究竟是为什么?
  从头说起
  制砂机得以在中国大行其道主要还是从中国全面禁挖河砂时开始的。2005年,国家发布一系列规定,禁止了对河砂的大规模采挖行为,一时间,造成了砂源紧张,众多商家持砂惜售的情况。然而,只要是建筑就要用到砂,连续几年砂子价格翻番涨,让一些建筑企业度日艰难。
  不仅如此,受国家扩大内需政策的拉动,各地公路、铁路等基础建设的投入日益增大,大型项目工程纷纷开展,迫切需要大量的优质砂石骨料供应。但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国家对擅自开挖天然砂的禁止也不可能放开,正在各地都面对着砂石供应远远跟不上需求的窘迫的情况下,机制砂开始走进了人们的视线。
  通常所说的机制砂,是由破碎设备将大块石料破碎、筛分制成,产品粒度符合一定的技术指标。在“河砂不能用,海砂不好用”的情况下,资源更加丰富的机制砂已成为天然砂最好的替代品。而且,机制砂还有着很多天然砂也比不上的优良性能。
  首先,机制砂较天然砂有较大的比表面积,用机制砂配制的混凝土强度更高。其次,机制砂生产可与碎石的生产工艺结合,大大降低机制砂的生产成本。最后,机制砂有利于矿产资源的综合利用,既解决环境问题又提高自然资源利用率。
  机制砂受到了市场的追捧,这也使得机制砂的上游产业——制砂机产业,同样迎来了发展的东风,一帆机械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快速崛起的。
  入局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尚在工厂里做技术员的杨安民,在一次考察中偶然见到了制砂机。那时候,制砂机在国外的应用虽然已经十分广泛,但是在国内还几乎看不到它的踪迹。
  若是换了旁人,可能并不会把这当回事,可是杨安民却深深的记住了那个怪模怪样的家伙,他有种预感,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这种机器一定会有用武之地的。再三考虑之后,杨安民毅然离开了之前所在的工厂,开始走上了创业的道路。
  他联系到了几个昔日的同学,并且向他们诉说了制砂机可观的前景,同学们对他的说法也十分认同,大家决定联合出资,一起办一家企业,由杨安民担任董事长。于是,1998年,郑州一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了。
  一帆机械成立后,技术出身的杨安民很快召集起了一支研发队伍,开始了艰苦的产品开发。皇天不负有心人,2000年,一帆机械终于研制成功了Y650立式冲击破(制砂机),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在此基础上,一帆机械建成了国内第一条采用尾矿、使用立式冲击破碎机生产机制砂的生产线。
  那时,由于机制砂价格较为低廉,且利用一帆机械所提供的生产线所生产的机制砂性能与天然砂相比具有很多优势,一帆机械很快就在当地打开了市场。
  2001年,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的一帆机械又研制成功了以国内最大规格的Y1200立式冲击破碎机为主机的国内最大河卵石机制砂生产线,产品大量应用于北京国家重点工程建设,多条现代化的砂石骨料生产线所生产的高质量骨料被选为国家大剧院和奥运会重点工程的指定材料。
  在国家全面禁挖河砂前后几年,一帆机械更加赢来了高速发展的东风。从2004年至2008年,一帆机械平均年销售额突破3亿元。众多国家重点工程中都能看到一帆的身影,如首都机场扩建、向家坝水电站、宝泉抽水蓄能电站、甘肃九甸峡水利枢纽工程、沈大高速、宁杭高速、川渝高速改扩建、京承高速等。另外,一帆机械所开发出的新产品,如蒸压灰砂砖设备、粉煤灰制砖机、压砖机成套设备等已出口到俄罗斯、蒙古、中亚、非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这十年,一帆机械的发展正如同它的名字一样,一帆风顺,然而,行业内的狂风吹动了平静的海面,新的航程上波澜壮阔,一帆也开始感受到了剧烈的颠簸。
  混战
  “还是当年的日子好过啊,那时候我们推出一款新产品,很快就会成为焦点。”
  张志业感慨着,神情略显落寞。阳光从窗子照射进来,洒在了他的脸上,他的眼中闪烁着些许兴奋的光,似乎又回到了那些创造奇迹的日子。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2008年上海宝马展上,那时候我们刚刚研制成功一台新型轮胎式移动破碎站,在国际上应该也是先进水平的。我们也是那次展会上矿山机械行业唯一一家展出轮胎式移动破碎站的厂家。产品在上海宝马展上一展出来,马上吸引了很多人来参观、询价,其它的企业别说有了,见都没见过的。当时,我们的展位围的水泄不通。”张志业喝了口水,眼中的兴奋也渐渐消失了,“2010年,我们再次带着新产品去参展,当时带去的是公司刚刚研发的新型履带式移动破碎站,本以为不会比2008年的效果差。结果,当时一开展,我们就傻了,同行基本上都有这款产品了。我们当时怎么也不明白,他们怎么能发展的这么快呢?说实话,当时我们是很失望的,一款新产品没有取得好的效果,后来才发现,我们当时上当了。”
  说到这里,张志业明显顿了一下,继续对《中国机电工业》说道:“其实,那时候他们的那些履带式破碎站都是假的,履带是装上了,可是根本就不能开动。展会上又没有现场试开这个环节,就让他们给蒙过去了。我们也是展会结束时才发现的,撤出展区的时候,我们的设备是可以开到运输车上去的,他们的都是用吊车吊上去的,根本不能动。当时我们就发现上当了,可是也没有办法,不少订单已经被他们抢走了,有了资金,他们很快就能研发出能动的产品来,好机会就这么错过了。”张志业叹息着,充满遗憾,“现在,很多人都看到了这块市场,这行当里规模以上企业少说也有千余家了,再想找机会,不容易了。”
  正如张志业所说,现在想在制砂机行业内找寻机会,已经很不容易了。砂石作为建筑行业重要的基础材料之一,无疑为中国建设贡献着无法替代的力量,然而,由于矿山资源分散、整合度低,导致制砂企业众多,但规模普遍较小,管理水平较低。在中国各地存在众多的制砂企业,但普遍机械化程度低,小规模生产较多,掌握大量矿山资源的大规模正规企业较少。这也造成了采购整套的高机械化生产线的企业相对较少,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机制砂的生产。而且,由于制砂机研发技术难度较低,相对其他行业,关于砂石产品的标准和政策出台又较少,使制砂机成为了一个进入门槛很低的行业,各企业产品良莠不齐现象严重。
  2010年,一帆机械销售收入达3.89亿,然而利润率却已经有所下滑。一帆人都知道,制砂机行业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片蓝海了。
  突围
  困则思变,在主营业务受到冲击的情况下,一帆机械没有选择坐吃山空,而是在努力向着“新大陆”进军。柳暗花明又一村,在一帆机械面前又出现了一个潜力巨大的产业——建筑垃圾处理和再利用。这个外国人眼中的暴利行业,现在中国还鲜有人关注。
  其实,在国际上,建筑垃圾处理技术已经趋于成熟了。建筑垃圾经过分选、粉碎、筛分成粗细骨料,用以代替天然骨料来配制混凝土、建筑用砖和道路基层材料,这使得建筑垃圾再生具有利用率高、生产成本低、使用范围广、环境与经济效益好的突出优势,在节省天然矿物资源的同时,可减轻固体废物对环境的污染,做到材料的循环利用。
  有关资料显示,日本建筑垃圾资源化率达到98%。按到2020年我国新产生建筑垃圾50亿吨估算,这些建筑垃圾如果能够转化为生态建材,创造的价值可达到1万亿元人民币。然而,我国目前从事建筑垃圾再利用的企业只有20多家。
  在破碎机领域里混迹多年的一帆机械决定抓住这一巨大的商机,在技术难题面前,一帆机械想到了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经历了一轮轮的考察与协商之后,一帆机械选定了一位“合伙人”——德国哈兹马克公司。
  众所周知,德国在机械方面的发展水平是处于世界前列的,在建筑垃圾处理方面也是一样,他们很早就制定了“绿点”制度,使德国每年减少约100万吨的建筑垃圾。德国哈兹马克公司是世界上著名的破碎筛分设备制造商,也具有世界领先的建筑垃圾处理技术,其创始人安德鲁博士是水平轴反击式破碎机的发明者。公司从1946年成立至今,已向世界各地生产和销售了110多种不同型号的上万台设备,技术实力雄厚。
  一帆机械与哈兹马克联手,使公司的产品、技术、装备、人才、品牌、市场等优势得到了进一步整合和扩张,公司确定了建设具有国际化视野和全球竞争观念的破碎筛分行业世界一流品牌的战略目标。在哈兹马克的技术支持下,一帆机械很快推出了他们的新产品——建筑垃圾再生骨料生产线移动破碎站。
  一帆机械所推出的新设备以建筑垃圾为原料,经一系列无害化处理,将建筑垃圾变成符合国家标准的再生骨料和再生原料,用于建筑砌块、砖和再生墙材等建筑材料的生产,完全实现建筑垃圾资源化、无害化,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均十分可观。现在,建筑垃圾处理设备已成为一帆机械的一项重要业务。
  “开拓新业务并不代表着放弃制砂机业务,我们还是很看好制砂机行业的。”张志业强调说,“中国水泥产量连续多年增长,建筑工程量增加,中国自然砂资源迅速减少。机制砂全面代替天然砂已经是大势所趋,这对制砂机来说,是重大的市场机遇。而且现在国家政策倾向于整合资源,更多大型的矿场将会出现,小型的、野路子的矿场会越来越少。大型的矿场肯定是要采购质量优良的整套生产线的,那样一来,小作坊的产品肯定就卖不出去了,市场会很快集中到一部分大企业手里。目前,粗略估计,每年也要有上千亿的市场规模,更何况,中国建设速度正在进一步加快,这个市场规模肯定还会进一步扩大的。”
  “这么大的市场,还怕出不了一两家大企业么?”张志业笑称,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