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的煤炭产量近期缘何显著下降

作者:shuaishuai   时间:2019-05-16 02:16

  今年以来,经济增长明显低于预期,煤炭需求继续放缓,加之进口持续增长,市场供求矛盾未能根本缓解,煤价整体继续走弱,企业盈利能力大幅下滑,应收账款和库存双双增长,煤炭行业和企业纷纷陷入经营困境。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1-8月份全国原煤产量同比略有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国原煤产量整体小幅下降,煤炭全行业陷入经营困境的情况下,内蒙古、山西、陕西三大主产区原煤产量却呈现出明显差异。据山西煤炭厅和陕西煤炭安监局数据显示,1-8月份,山西、陕西分别完成原煤产量61814万吨和31471万吨,同比分别增加1450万吨和1788万吨,分别增长2.4%和6.0%;据内蒙古煤矿安监局数据显示,1-8月份,内蒙古完成原煤产量62101万吨,同比减少5965万吨,下降8.8%。三大煤炭主产区,为何山西、陕西产量双双小幅增长,偏偏内蒙出现显著下降?想必不是统计出了问题,因为另据鄂尔多斯煤炭局数据显示,1-8月份,鄂尔多斯全市销售煤炭36044万吨,同比减少2245万吨,下降5.9%。虽然鄂尔多斯煤炭销量降幅要小于内蒙古煤矿安监局公布的全区产量降幅,但终归是下降的,而且降幅不算小。如果鄂尔多斯煤炭销量下降5.9%,其产量就不大可能增长。再考虑到鄂尔多斯原煤产量占自治区55%以上,如果鄂尔多斯产量下降,那全区煤炭产量也很难实现增长。因此,上半年,内蒙古原煤产量下降应该是没错的。其实,上半年内蒙古原煤产量下降,特别是鄂尔多斯原煤产量下降,从众多地方煤矿停产、减产这一事实中也能看出八九。

  内蒙古原煤产量下降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毫无疑问,表面原因是煤价下跌。那山西和陕西原煤产量小幅增长难道是因为,在内蒙古煤价下降的同时两省煤价没有降?或者说降幅没有内蒙古大?我们不妨对三省区上半年代表性地区煤价变化做一个对比。以动力煤价格为例,6月末,大同南郊5500大卡弱粘煤坑口含税价为420元/吨,较年初下降80元,降幅为16%;6月份,神木老张沟煤矿5800大卡末煤价格为260元/吨,与1月份相比,下降50元,降幅为16.1%;另据鄂尔多斯煤炭局数据显示,6月份全市原煤平均价格为270元/吨,与1月份相比下降40元,降幅为12.9%。

  通过以上对比,不难看出,年初以来三大主产区动力煤价格均呈下降态势,而且降幅相差并不大。那三地动力煤价格均呈下降态势,且降幅相差不大,为何偏偏内蒙古原煤产量出现较大幅度下降,而山西和陕西却小幅增长呢?笔者认为,导致这种局面出现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是内蒙古煤种较为单一,主要是动力煤,而今年以来国产动力煤需求增幅非常小。今年1-8规模以上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长5.9%,发电耗煤量同比增加6000余万吨。与此同时,今年1-8月份煤炭进口同比增加2840万吨,动力用煤进口量同比增加近2000万吨。另外,今年1-8月份,重点电厂煤炭库存累计减少超过1700万吨。也就是说,虽然今年以来火电发电量和发电耗煤量出现了一定幅度增长,但剔除掉进口煤增加和电厂去库存两因素之外,国产电煤需求增幅非常有限。作为动力煤主产区,内蒙古,特别是蒙西的鄂尔多斯受到影响在所难免。

  二是蒙西地区最不具备区位优势。就山西、陕西和内蒙三省区而言,山西离华东、华中和华南煤炭调入区距离最近,同等条件下,煤炭物流成本相对更低。对于山东、河南这些仅需要通过路上煤炭运输来进行煤炭调入的省份来说,陕北无疑较蒙西距离更近一点。举例来说,同样运煤至山东济南,从神木至济南只有约800公里,而鄂尔多斯至济南至少要1000公里以上。鄂尔多斯如果通过公路往东、南方向外运,除了运至河北的张家口有一定区位优势之外,运至其他地方均不及山西和陕西。

  三是内蒙古特别是鄂尔多斯铁路煤炭外运能力有限。由于铁路外运能力有限,国铁的多数运力配置给了地方大型煤炭企业,地方中小型煤炭企业获得铁路运力相对较难。虽然鄂尔多斯地区煤矿生产成本普遍要比陕西,尤其要比山西低不少,但如果山西煤炭通过铁路运输,而鄂尔多斯煤炭采用公路运输,其成本优势将完全被其物流成本给吞噬,甚至整体失去竞争力。

  事实上,今年以来,受需求不振,特别是动力煤需求相对疲软,价格持续下滑等因素影响,山西、陕西、内蒙古三省区地方煤矿原煤产量均出现了不同程度下降。因为主要煤种为动力煤,且不具备区位优势,更因为铁路运力不足,内蒙古地方乡镇煤矿竞争力快速下降,其原煤产量降幅也较大。由于三省区国有重点矿或国有重点整合矿原煤产量整体均保持增长势头,且山西和陕西国有重点矿占比大或增长快,最终两省原煤产量整体出现增长,内蒙古则因为地方煤矿降幅大,且产量占比也较大, 最终带动自治区原煤产量整体下滑。

(来源:机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