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制造业:一盘需要全力以赴的棋局

作者:shuaishuai   时间:2019-05-04 19:53

  提起制造业,中国人轻车熟路。但提起先进制造业,中国人还并不擅长,而这却是未来制造业发展的方向所在。

  先进制造业是一盘需要中国人全力以赴的棋局。

  制造大国的新挑战

  “‘中国制造’走过了近30年的发展历程,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已经是中国梦实现的关键一步了。”北京大学市场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项凯标表示。  的确,老牌的制造大国正面临着新挑战。

  随着我国制造业的劳动力红利时代即将结束,很多发展中国家已接纳了不少转移的产业,对我国制造业形成了挑战。

  一位代加工厂的负责人称,仅仅10多年前,工人工资只有几百元,而且供应充足,如今月薪两三千元还是难以招到足够的熟练工人。而菲律宾等地的人工成本则要低1/3左右。

  “我这两年换了两份工作,因为后面一家工资更高。”在广东打工5年的小王介绍说,像她们这些在服装厂工作过几年的“熟手”的确是比较抢手的,尤其是下半年,各个加工厂都缺人,这便是提高薪水跳槽的好机会。

  此外,近年来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也让出口型加工厂难以消化。

  以每1000万美元订单为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差每变动超过0.01,利润“蒸发”10万元人民币。而据业内人士透露,一个价值3000元的包,代加工厂的利润仅有5-20元的纯利润。

  项凯标指出,由于许多代工企业自身没有品牌,随着中国内地劳动力成本和其他生产成本的增加,代工企业的利润越来越少,只能靠走量来维持经营。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将是一个趋势,对中国企业来说,阵痛不可避免。

  中投顾问宏观经济研究员白朋鸣指出,我国制造业发展规模不断扩大,但是也存在共同的问题,我国核心技术和重大设备对外的依赖度很高,投入产出比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这与我国在技术研发、自主创新、系统集成方面实力较弱有关。

  数据显示,我国制造业还主要处于生产加工环节,在技术研发、自主创新、系统集成等方面还是短板。我国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设备投资有2/3依靠进口,其中光纤制造设备的100%,集成电路芯片制造设备的85%,石油化工装备的80%,轿车、数控机床、纺织机械、胶印设备的70%依赖进口。美国虽然在2010年的制造业规模上略低于中国,但美国只有1150万产业工人,而我国却雇用了1亿多产业工人,美国的的劳动力生产率至少比我们高出10倍。

  据海关总署的数据分析,我国共出口1507亿美元商品,其中外商出口占775亿美元,超过一半。即便是进口,外商所占份额也接近一半。全国政协副主席厉无畏分析,可喜的数据背后是我们自身所占的份额非常有限。我国制造业从规模上能够超过美国值得庆幸,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们的投入产出比,却暴露出我们实际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我想,关键在于我们工业化起步较晚,我们至今还没有完成工业化,这是我们的现实,我们不容回避。”

  除去以上种种,我国制造业面临的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挑战就是环境问题。30年来,中国制造业的迅速发展与环境污染并存。有数据表明,2010年制造业工业废水排放量占全部工业排放量的83.4%,二氧化硫排放量占44.6%、烟尘排放量占59.9%、工业粉尘排放量占93.8%。总体来讲,我国制造业依然没有走出资源消耗型、环境污染型的经济增长路线,没有摆脱传统的粗放式发展方式。

  今年“两会”期间,针对制造业的提案和建议明显比往年增多,很多代表委员表示,中国装备制造业已经走到了一个重要关口,高端转型、产业升级刻不容缓。

  先进制造业是方向

  “中国制造业的发展面临许多挑战,而转型升级、发展先进制造业已经是势在必行。”项凯标表示。

  与项凯标的看法相同,在今年3月29日召开的“2013先进制造业大会”上,与会专家也一致投票给了“先进制造”。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特别顾问朱森第强调,先进制造业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途径,将成为我国参与国际竞争的先导力量。

  朱森第这样定义“先进制造业”:它是不断吸收信息、机械、材料以及现代管理等方面的高新技术,并将这些先进的技术综合应用于制造的各个环节和全过程,实现优质、高效、低耗、清洁、灵活生产,从而取得很好经济社会效益和市场效益的制造业总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俊峰也表示,新能源战略其实是许多国家早已经确立的战略,无疑,新能源与技术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但目前来看,两者结合形成对现有经济结构具有颠覆力量的工业革命的基础尚未确立。

  白朋鸣则认为,技术与绿色是先进制造业的关键词,他这样描述:制造业的产业梦应包含高科技,同时与信息技术进行有效整合,提升产业链、产业网上的链接效率,此外,制造业与节能环保产业合作力度加强,内嵌在产业中的环保价值大幅提升,从而使制造业绿色升级。

  那么,中国该如何发展先进制造业?

  白朋鸣认为,中国发展先进制造业离不开3个关键因素:企业自身重视提高科研技术水平,从满足市场需求转向挖掘市场需求,以市场需求进一步发展自身,才能有助于产品更新换代,扩大销量;我国政策导向明确,应减轻政策力度回归亚当-斯密的自由竞争市场,给产业注入市场的活力;国家的发展离不开人才,改革教育制度培养适合社会发展的优秀人才,并且给他们提供良好的发展机遇。“我们需要借鉴国外经验建立循环经济发展先进制造业,我国循环经济目前还处于发展初期,不仅要加大治理资金投入,还要从培育科技能力建设的技术支撑体系入手,而攻克技术难题是重中之重。吸收外国先进技术和产业链设计,建设循环经济产业园,加速产业的绿色升级改造,使我国制造业也步入高速发展轨道。”

  项凯标指出,做好制造业转型升级从五个方面考虑:一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化核心关键技术和共性技术攻关。二是利用信息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提高研发设计、生产过程、生产装备、经营管理的信息化水平。三是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健康发展,争取在高端装备、系统软件、关键材料等重点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四是探索绿色发展新模式,构建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工业体系。五是营造有利于创新性科技人才成长的社会环境,鼓励高校与企业、研究院所结合,联合培养科技人才。

  项凯标也同时指出,中国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受到了来自国际上的不小的挑战。他指出,美国与欧盟正在进行着抢占先进制造业的制高点行动,美国努力进行着制造业“回流”工作,欧盟正在努力提升高端制造业技术水平,向电动汽车产业、机器人产业等先进制造业发展。在经历了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和欧盟都重新审视了实体制造业的意义,特别是先进制造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体系中的作用。“中国的先进制造业压力不小。”

  在王俊峰看来,中国面临的挑战也是更大的。他指出,这些年我们国家大力支持自主创新,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但是也存在着致命的缺陷,“体制的改革远远落后于自主创新的发展。”

  王俊峰举例指出,科技人员本应该在产、学、研三个领域自由流动,但目前,就人才而言,在这三个领域中都是彼此割裂的。大学中的科研人员不会去企业体验生产、了解第一手资料,而在生产中有经验、明白需求的人员也没有途径去研究机构从事科研。“科技创新的人才资源离实践场地太远了。”

  此外,科技创新的主体应该是谁,也有问题。“科技创新的主体应该是企业,它直接面对市场,因为企业最了解市场的需求和发展方向,所以我们的自主创新工程应该是围绕企业这个主体的。”

  “这还涉及到现在高校体制的变革,所以说,自主创新应该是围绕企业这个科技创新的主体进行的一项综合体制改革工程,不是科技部一家能够完成的。”王俊峰指出。

  在王俊峰看来,如果综合评价我国新能源技术的发展水平,应该用“起步阶段”来形容。“在新能源技术上,欧洲投入很大,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我国近年也做了很大投入,技术追赶得很快,但客观说,欧美的技术优势还是很明显的,很多技术的差距不是一两年能够弥补的。”

  “国家的核心能力是技术,这才是‘硬通货’。”王俊峰指出,变革前夜,中国须奋起直追。

(来源:全球五金网)